办公室电话:0354-2713004
供应科电话:0354-2713094
销售科电话:0354-2713225
传真电话:0354-2713229、2713225
地址:山西省晋中市榆次修文工业基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商务部重估外资三法
新闻中心

字号:   

商务部重估外资三法

来源:财经网 浏览次数: 日期:2013-03-07 08:17
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表示,商务部正在考虑就外资三法进行修订。外资三法最重要的部分在于审批权。目前所有外资进入中国都需要通过政府审批,中央政府负责大额外资审批,地方政府负责鼓励类和允许类外商投资3亿美元以下的审批。   沃尔沃2012年有颇多失意。   这一年,中国豪华车市场增幅约30%,但沃尔沃却下滑了近11%。   受雇中国老板的外资企业,在此感受到投资中国的艰难。   不断扩张的市场蛋糕,是多年来中国吸引外资的重要原因。但这种粗放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2013年将逐步放缓的经济增长和进一步提高的生产成本,成为外资在中国面对的新环境。严格的审批模式、现实中的层层准入门槛,令外资的产业升级面临尴尬。   未来外资相关政策能否会有所突破?市场开放能否进一步深化?这不仅是外资关心的问题,也是对中国经济发展和市场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的设问。   外资产业结构优化存疑   1月16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中国吸收外资的产业结构在优化。原因在于,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占全国总量48.2%,超过制造业使用外资4.5个百分点。而且服务业内部,房地产使用外资下降了10.3%。   然而,对于产业结构优化一说,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马宇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并不同意。他认为,外资产业结构并没有优化,甚至这些年有恶化的趋势。   “根据调研,外商投资实体经济的比重降低了,反而是投机成分依旧活跃,因此产业结构可能更糟了,”马宇说。   他估算,每年外资因投机进入中国的资金规模在300亿到500亿之间,而这一般可以占到中国年吸收外资的25%~45%左右。   投机资本比较集中的领域,就是服务业中的房地产领域。2011年,马宇在地方调研时发现,在2011年,一个年吸收外资100亿美元的城市,官方统计中房地产(000736,股吧)投资占外资的比重是47%左右。但实际上,如果把名义上投资其他项目,但实际还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外资都加到一起,可以占到整个市吸收外资的近70%,而2012年该市的外资结构仍维持了这个大致趋势。   “虽然2012年房地产调控对这方面的投机有一定的抑制,但是外资投资房地产的总体规模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马宇对记者说,由于实体经济利润率低,仍有相当部分外资愿意投入房地产业。   对于这一争论,最具有说服力的是商务部外国基本管理司统计的外商投资产业结构细化表,里边有详细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各领域的比重和同比增长幅度,但是商务部并没有公开这部分数据。   另外,从中国吸收外资的整体结构看,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的投资占中国整体外资的比重偏小。   马宇表示,从全球范围看,最具活力的投资都来自于发达国家,占全球总投资量70%以上。但在中国,却恰恰相反。2003年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投资总额占中国吸收外资总额的比重达三分之一,如今却降至不到15%。   商务部具体数据显示,2012年美国、日本和欧盟27国对中国投资分别为31.3亿美元,73.8亿美元和61.1亿美元,分别占当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的2.8%、6.6%和5.5%,总体占比为14.9%。   发达经济体的投资是所有投资中质量最好的一部分,这些投资更规范、更守法,技术含量也最高,这部分投资比例的减少对中国外资结构的优化不利。   因此,无论从外资存在的投机成分,还是从发达国家对中国投资较小的比重来看,中国吸收外资产业结构优化一说值得商榷。   难入高端服务业   产业机构优化存在争议,但不争的事实是,2012年中国外商直接投资出现了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据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12年中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4925家,同比下降10.1%;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117.2亿美元,同比下降3.7%。   这种下降首先被归结为2012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但中国外资环境的改变也被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对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欧盟商会2012年5月的《中国欧盟商会商业信心调查2012》显示,22%的受访欧盟企业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将投资转向中国以外的市场,而增长放缓与成本攀升是主要原因。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对欧盟地区实际吸收外资同比下降了3.8%。   外资在传统低端制造业领域受挫的同时,并没有真正从高端服务业获得比以往更多的机会。   中国加入WTO已经11年,在中国基础电信领域却找不到外资的身影。   类似的还有金融行业,虽然已经设立了多家外资银行,但在中国的业务发展缓慢。此外,还有类似教育、医疗、养老服务等领域,中国都有很大的吸引外资的空间,但并没有大量的外资进入。   王海峰在调研中发现,目前中国的服务业还处于半开不开的状态,“很多外资身子进来了,衣服还在外边”。   比如,美国的一所大学在东莞开设了研究生院;有些外资医院通过合作的形式进入中国,以临时性的合同聘用外籍医生。这样的外资都希望可以从政策上合法化,最终把自己的衣服穿回来,“体面”地进出中国。   目前外资除了期望中国从政策上进一步放开高端服务业领域的准入,另一方面还希望可以从政府采购和高技术企业认定方面获得更大空间。   外资新政难破题   新的外资环境需要新的政策配套,但相关的进展十分缓慢。   2012年12月底结束的商务工作会议上,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谈到外资政策时表示,商务部正在考虑就外资三法进行修订。   外资三法指外资企业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这三法分别在2001年前后做过修订,距今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亟待再次修订。   外资三法最重要的部分在于审批权。目前所有外资进入中国都需要通过政府审批,中央政府负责大额外资审批,地方政府负责鼓励类和允许类外商投资3亿美元以下的审批。   “地方的审批权应该全部取消。”马宇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地方政府无法站在国家的角度考虑国家安全的问题,为了地方经济的发展,他们都是希望外资进来越多越好。很多地方政府为了帮助外资企业绕过中央审批,还建议一些大的外资项目拆分成三个,然后顺利通过地方审批。   马宇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地方审批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而中央的审批也应仅限于对国家安全的审查,其他大量的投资进行备案就可以了。这不仅可以大大简化外商投资的程序,提高效率,还减少行政成本。   但一位接近商务部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取消审批并没有达成共识。”他说,三法的修订虽然已经提出两年多的时间,但进展缓慢,三法合一可能是一个方向,但对于减少甚至取消审批争议还比较多。   除了中国对于外资法的修订,很多外资企业还关注中美之间正在进行的投资保护协定谈判。   2012年12月底第23届中美商贸联委会期间,中美投资保护协定完成了第8轮技术谈判,如果这一协定最终达成,将对中美之间相互的投资带来影响。   美国希望中国进一步打开市场,在投资领域,不单是谈准入以后的国民待遇,而是要谈准入前国民待遇,如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垄断行业领域能否给予外资平等进入的机会等。   由于美国的市场已经较为开放,因此中国在谈判中对美国的诉求并不多,一个是提高美国高技术产品出口,一个是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一位了解该谈判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中国已经决定不会让步,即不会和美国谈准入前国民待遇的问题,因此即使协定完成,也只会是一个低水平的。   从政策角度看,短期内,无论从审批还是准入条件来看,外资尴尬的境遇很难得到改变。   马宇认为,不能简单地把开放理解为对外资的开放,仅仅对外资有好处。“开放”其实是指整个经济体的开放,即由政府主导的经济转化为更高层次的市场经济,斩断政府干预市场的手,而其带来的最重要结果就是垄断的破除。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